香港六个彩特码资料

汽車職教網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搜索
熱搜: 汽車

“教師減負”“學生進步”,東京大學: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 案例

2017-6-3 06:02| 發布者: admin| 查看: 76| 評論: 0

摘要: 文|蔣妍(東京大學大學綜合教育研究中心研究員)這是在研究導向的日本頂尖大學正在進行的一個在教育方面有利于學生的好的嘗試。這種方式在充分發揮各層級學生的力量的同時,也有效減輕了老師的負擔。東京大學(以下 ...


文|蔣妍(東京大學大學綜合教育研究中心研究員) 


這是在研究導向的日本頂尖大學正在進行的一個在教育方面有利于學生的好的嘗試。這種方式在充分發揮各層級學生的力量的同時,也有效減輕了老師的負擔。


東京大學(以下簡稱“東大”)是日本名門國立大學之一,歷史悠久,畢業生的社會影響力大,再加上一個決定需要層層會議討論、簽字蓋章等煩瑣的行政手續,因此在各種大學改革方面,東大的動作不多也不快。而在新近流行的能動性學習方面,東大進行了比較多的改革,比如仿照麻省理工學院教室建造的被稱為KALS的用于能動性學習的教室,比如在教養學院(相當于通識教育學院)成立了能動性學習部門,專門進行與能動性學習相關的支援,比如我所在的部門其中的一個支援高中能動性學習的項目(名為“學習的實驗室”,內容是理論介紹、為高中能動性學習實施調研等)。此外,還有雖沒有直接使用能動性學習的名稱,但建成后將有利于學生能動性學習的正在進行中的圖書館改造計劃。本文選取教養學院其中的一項改革,看一下日本最好的大學在能動性學習方面的努力,以及這些改革能給中國大學提供什么啟示。


在進入正題之前,筆者先補充兩點背景知識。一個是關于東大的本科生教育形式:東大本科生在高考入學時是沒有具體的專業劃分的。學生被分為文科和理科,然后又各分三級,即文一、文二、文三,理一、理二、理三。在本科教育的前兩年,學生都集中在通識學院,接受一樣的教育,兩年后再考試,進行專業區分。一般來說,兩年后的變化不大,比如文一的學生多進入法學院,理一的學生多進入工學院,最受矚目的理三學生都進入醫學部(理三的學生常被日本人認為是全日本頭腦最好的高中生的集合)。這種模式原來探討過,因為不是本文的中心,不做深究。另外一個是關于東大的校區設置:前面提到的通識教育都是在東大的駒場校區進行的。和國內大學一樣,東大也有好幾個校區,其中最主要的兩個是駒場校區和本鄉校區。簡單粗暴的劃分就是,通識教育主要在駒場校區,專業教育和研究生教育主要在本鄉校區(不過駒場也有部分研究生院)。此外,東大宣傳科等核心行政機構和東大醫院也都在本鄉校區。之所以強調這一點,是因為這兩個校區的氛圍和文化完全不同,我的日本同事甚至戲謔說其實可以分開為兩個東大。用一句話來總結就是,東大本科教育的前兩年里,文一、文二、文三和理一、理二、理三的學生一起在駒場校區接受通識教育,無專業之分,只有文理之分。下面要介紹的ALESS的相關改革主要是在駒場校區的通識教育學院進行的針對理科生的教育。

 

ALESS做什么?


ALESS的全稱為Active Learning of English for Science Studies。自2008年起,東大所有理科新生都必須修習這門課程。在這門課上,學生不僅要學習科學交流的基礎,特別是理科論文結構,還要學會怎么用科學的方法進行實驗。從名字就可以看出,該課程把三個關鍵詞——能動性學習(Active Learning)、英語(English)和科學學習(Science Studies)融合在了一起。


這門課在整個本科課程設置里屬于英語課程中的一門。各位讀者可能有過英語課上通過小情境對話或者角色扮演之類的學習方式去掌握英語句型的經歷,這些都是能動性學習的一種。確實,東大有許多特別會考試、英語讀寫能力很好,可是不能用英語流利表達的學生,他們跟中國孩子一樣靠著“應試教育”擠過了殘酷高考的獨木橋,因此有提高他們英語表達能力的必要。而這些并不是開設這門課的目的,核心目的在于提高學生運用英語的能力。


舉個例子,在開學4至5周的時候,東大生一般都要接觸實驗課,雖然實驗結果還不一定出來,但是可以寫論文的引言了。老師會選一些科學論文的引言發給學生,讓他們在課內閱讀、討論。其中用于引導討論的問題設計如下:


1.這里面有哪些已知的科學知識?

2.已知知識里面還有哪些空白?

3.這篇論文的作者進行了怎樣的新嘗試?


通過這些讓學生認識到,科學論文并不是對已有知識的總結或對新收集數據的簡單報告,而是為了向其他科學同伴匯報迄今為止的科學研究中沒被探明的新發現。這些知識當然可以通過類似“如何做研究”這種方法論的書的形式傳達,但是通過能動性學習的形式,讓學生去經歷去體驗,也就更容易掌握不會忘記這也應了那句常在能動性學習的宣傳口號中被用到的“告訴我的我會忘記,教給我的我會記住,參與的我會學會(Tell me and I forget,  Teach me and I remember, Involve me and I learn)”。下文從同伴評議、ALESS實驗和ALESS的支援體制三方面來看看具體做法。


同伴評議


“同伴評議”是ALESS這門課的一個特色。比如老師要求學生們寫一個引言,下次課時提交兩份。在課堂上,老師對要點進行簡單說明后,學生們結對互相修改引言。通過修改別人的文章,學生能夠學到怎樣用科學的文體寫文章,怎樣表意清晰。同時,自己沒意識到的單詞語法錯誤也可能會被對方指出來。這些很重要,但除此以外,該課程導入此做法的深意,第一個在于,讓學生們意識到,作為科學者用英語寫論文的目的,不像高考作文是為了表現自己能正確地用英語寫論文,而在于能邏輯清晰地把自己的研究傳達給讀者。


在提交的兩份草稿中,其中一份用于同伴評議,另一份則由老師進行修改。因為任課老師都由母語為英語或有相當于英語母語水平的人擔任,同時老師們都有高學歷和學術研究背景,所以老師們不單從英語遣詞造句的角度,還從論文構造和研究實驗設置等角度進行批示。


設計同伴評議的第二個深意在于,讓學生們提前體驗合作的過程。理工科學生將來會有很多和別人進行共同研究、共同執筆寫論文的機會。在大一就通過該課程讓學生們體驗這個過程,掌握一定的團隊合作及共同完成論文的技能,為以后打下好的基礎。這樣的做法并不是該課程自己開發出來的,而是參考了許多既有的做法。但該課程有一樣獨創性的東西:ALESS實驗。


ALESS實驗


這門課上的學生們提交的小論文涉及的實驗都是學生們獨自或者以小組形式思考、設計出來的。要在有限的ALESS開課的幾周內,在ALESS附屬的實驗室完成實驗并記錄下來,不是一件簡單的事。雖然實驗不一定大,但是也要按照正常的科學研究的原則,不是簡單地按照實驗者自己的興趣與喜好,不是單純再現已有的研究實驗,而是要依據一定的科學理論,探索現在沒有過的東西。到現在為止,學生們積累了一些關于做實驗的成果報告,還出了小冊子。這些經歷想必會對學生們以后踏上科學研究道路有好處。

 

ALESS的支援體制


這門課是一周一次,一次105分鐘。除了課內討論,課外學生們需要完成前面提到的引言的寫作、實驗等作業。對于剛剛入學的大學新生來說,這樣的學習量還是有些大。雖然學生們遇到學習問題可以以郵件形式詢問老師,但實際情況是,東大平均每年招3000名學生,其中一半是理科生,這門課程有15名老師,平均下來,每個老師需要對應100個學生。如果大家同時問問題的話,老師的負擔會很大。為保證該課程的順利實施,有兩個支援機構給予幫助。


一個是被稱為KWS(Komaba Writers' Studio,Komaba是駒場的日語發音)的地方,相當于美國的writing center(寫作中心)。如果學生們有關于論文寫作方面的問題或者需要第三方意見的話,可以通過網絡預約KWS的tutor(學生助教),進行一對一的輔導。擔任tutor的是研究生,英語能力突出,且接受過學術寫作訓練。另外一個支援中心是ALESS lab,這里除了是前面提到的新生們進行實驗操作的場所外,有關實驗方面的支援活動也在此進行。lab有實驗需要的顯微鏡、溫度計等一些基本的實驗器材。此外,如果在實驗設計、實施方面有問題的話,可以直接在這里尋求幫助。擔當支援活動的也都是研究生,都有實驗經驗,正在寫論文或已發表過論文,可以對新生提供實驗技術甚至實驗設置方面的實際指導建議。


以上是對東大一項關于AL的措施的介紹,主要是針對理科生的。針對文科生的項目——ALESA(Active Learning of English for Students of the Arts)在2013年開講。如果說ALESS能帶領新生們認清科學實驗中的流程,實際體驗從實驗設計到完成論文并做報告的一系列做科學研究的基本過程的話,ALESA則針對文科生的特點進行了一些獨特的設計,比如將重點放在如何提出自己的論點、修辭法的重要性方面。


小結


以上介紹的東大進行的能動性學習相關改革的實踐案例,是我覺得做得還不錯、值得參考的。除此之外還有文章開頭提到的仿照麻省理工學院教室建造的被稱為KALS的用于能動性學習的教室、支援高中能動性學習的項目等,之所以選擇這個案例,并不是因為我身在東大,隨手撈了一個素材,而是我認為這是在研究導向的日本,頂尖大學進行的一個在教育方面有利于學生的好的嘗試。國內大學的能動性學習改革可以參照的內容如下:


1.結合東大學生的特點和東大特色,課程目標設定的立意較高,卻有針對性地落實在了切實可行的行動上。教育目標設定常常容易流于口號,使用一些“正確的”廢話、空話。該課程如課程名字所示,設置目的在于培養理科生用于科學學習的英語能力。這樣針對性就很強,且注意區別于簡單的英語聽說讀寫能力的課程,與東大學生將來大多要從事科學研究及東大是日本頂尖研究型大學的特性相關,強調了對東大學生將來做研究、寫論文的基礎能力的培養。


2.不盲目求“新”。比如ALESS所采用的同伴評議,這個方法本身并不新,我小時候的作文課上就用過,和同學互相交換批改作文,想必許多讀者也經歷過。比如tutor制度也并不新,英國的大學教育采用的就是tutor制度,日本很多大學也采用這種形式。ALESS的設計及執行老師也意識到這些,沒有一味求新,而是更注重實際執行中的理念、做法及學生們的收獲。比如對于同伴評議,即互相修改英語論文這件事,重視的不是簡單的英語語法、遣詞造句或者文章構造,而著眼于學生們收獲到的關于做科學研究的基本體驗(實驗設計、合作體驗等)。


3.充分發揮學生的力量。能動性學習雖然需要老師對于課程的掌控和設計,但是畢竟中心還是學生,不然學生就只是被操縱的木偶,表面在“動”,離了老師卻什么都做不了。在ALESS的課程中,通過提交報告、同伴評議、實驗等形式讓學生參與,真正把主動權交給學生,讓學生從做中學。在課外的支援體制中,又利用了稍有經驗的研究生來支持。在充分發揮各層級學生的力量的同時,也有利于減輕老師的負擔。

 源自麥可思研究

主要參考文獻:

[1]東京大學網站

[2]林一雅,永田敬. AL的設計 東京大學的新通識教育[M].日本東京:東京大學出版會,2016.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關閉

站長推薦上一條 /3 下一條

QQ|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揚州溫馨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 蘇ICP備18048326號-1 )

GMT+8, 2019-8-19 20:01 , Processed in 0.10937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香港六个彩特码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