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个彩特码资料

汽車職教網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搜索
熱搜: 汽車

為了和平,為了活得更有尊嚴,我們必須強盛,強大,團結

2017-6-23 13:03| 發布者: admin| 查看: 78| 評論: 0

摘要: 6月20日,是世界難民日。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統計數據,截止2016年底,全球有6500萬難民正在經歷你所想象不到的痛苦。同時,這個數字正在以每天28300人、每分鐘接近20人的速度增長。更直觀地看,可能你在咖啡機旁百無 ...
6月20日,是世界難民日。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統計數據,截止2016年底,全球有6500萬難民正在經歷你所想象不到的痛苦。同時,這個數字正在以每天28300人、每分鐘接近20人的速度增長。


更直觀地看,可能你在咖啡機旁百無聊賴地發一條朋友圈的功夫,萬里之外的中東就有兩個孩子再也回不到家園。


和平環境下的我們難以感同身受,但別忘了100多年前有成千上萬的同胞成為勞工、“豬仔”,如浮萍般漂泊在海外。


那么,成為一個難民,到底意味著什么?



我們找到了曾參與難民營體驗的學生,講述這場殘酷過電影、真實過生活的“煉獄之旅”。


只有真實經歷過才能明白,和平時期的幸福不再抽象。


本文由LinkedIn原創,作者順吉。





比死亡更恐怖的

是未知的黑暗 


我在港中文上研究生的時候,抱著體驗不同文化的心態選擇了一門叫做“跨文化研究”的課。想不到,課程中一次難民營的模擬體驗,成為了我至今不愿回想、卻又銘刻心中的記憶。


我們的任務是去一個NGO(非政府機構)組織,用40分鐘模擬體驗3天的難民生活。



“40分鐘”和“模擬”兩個關鍵詞誤導了所有人(包括我在內60人)。臨行前的好奇與期待在看到“防空洞”陰暗潮濕、散發著腐臭異味的空曠房間時化為烏有:


微弱的燈光,擁擠的環境,輕薄震顫的墻板,只能趴著進出的“狗洞”。


圖片來自Crossroads Foudation


據組織的負責人介紹,這場還原難民體驗的模擬,真實度只有16%。所有人都沉默了,黑暗中,同行的朋友抓緊了我的手。


突然,不知道是誰引爆了炸彈,火花在漆黑一片的屋子里異常刺眼。


有人大喊:“sit !sit! sit!”


我和朋友sylvia立即緊緊抱住了對方,依然止不住全身顫抖。


這一刻,我初嘗了戰爭的恐懼感。我甚至不敢呼吸,只能在心中不斷安慰自己:只是體驗、只是體驗。

 

突然,有人用槍抵住我的頭。


微弱的燈光又一次亮起,手捧機關槍的士兵出現在眼前——他們是負責保護難民的士兵。


“雙手抱頭,向那邊走!”


圖片來自Crossroads Foudation


我們磕磕絆絆地走向另一個屋子,又有另一名士兵拿槍指著我,逼問我的名字,并強行拿走了我唯一的財產——一個裝在塑封袋子里的鈴鐺。


而我的朋友sylvia的手串,也被硬生生拽了下來。



圖片來自Crossroads Foudation


我既驚恐又憤怒:士兵的任務難道不該是保護我們嗎?!


終于離開了防空洞到達難民營,我料想不到,更可怕的事情正在逼近。


天黑之前,我們需要一個個排隊被士兵驗明身份,如果眼神不對、動作遲緩,士兵會拿槍指著你極盡羞辱。


圖片來自Crossroads Foudation


入夜后,六個人要同時擠在一頂白布搭成的“帳篷”里,這就是我們在難民營中的家。


帳篷外是隨風搖曳的燈火,舉槍巡邏的士兵時不時大聲地呵斥;帳篷里,面對未知的恐懼和驚嚇過度后的疲憊同時存在,而最好的方式也只能是寄希望于這片僅有的布,保留最后的生命。


圖片來自Crossroads Foudation


子彈擦身而過,炮彈在腳邊爆炸,你所能做的,就是抓住你身邊同伴的手,祈禱著天亮的到來。


圖片來自Crossroads Foudation


刺眼的手電筒光晃進帳篷里,像一把利劍,掃過每個“難民”的臉頰。


天亮的時候,帳篷里的同伴,又少了幾個。


身份從當難民的

那一刻被改變 


在開始真正的體驗之前,我們每個人都領到一個塑封袋,裝著身份信息、體檢報告,以及隨身的財物。


同時,在場的所有女性都被要求佩戴頭巾。



將頭發裹起來的那一刻,我的身份就被改變了。


我不再是我,而是一名40歲、已婚、有著惡疾的敘利亞婦女,我叫Nisaa Karam,我是難民營中的一員。


然而,誰都沒有想到的是,這張ID卡是我在難民營活下去并找到家人的依據,也是死后能留下的唯一痕跡。




模擬中,這張用字母、數字和代碼標明身份的紙每天都要被登記、檢查,以防止逃跑。


如果沒有這張簡陋的紙,你連做難民的權利都沒有。


進入難民營之后,我們要跪在地上填寫自己的個人身份。由于爆炸和槍聲帶來的恐懼,我的手顫抖到根本拿不住筆。


圖片來自Crossroads Foudation


但是為了活下來,我歪歪扭扭地寫下了自己的名字:Nisaa Karam。


很多人因為寫不出自己的名字大聲哭泣。


我的朋友Sylvia甚至連字母e都忘了怎么寫,在性別欄里填上了名字。


圖片來自Crossroads Foudation


同行的男性受不了士兵們粗魯的呵斥,卻在發生口角之前就被直接踹倒在地,強行拖了出去被“處決”了。



那一瞬間,我意識到這一切都是真的,人類的脆弱,在面臨死亡時暴露無遺。


難民營里

女人會成為士兵的消遣


每天,士兵會讓難民營中的女人排成一排,從中挑走三四個供自己消遣。


這是難民營里沒有財產的年輕女性存活下來的唯一方式。


圖片來自Crossroads Foudation


朋友說:“ 現實生活中,如果被‘消遣’是唯一能活下來的方式,那么我會去做。”


生活中,我們強烈譴責各種形式的性侵事件。可在難民營里,年輕女性被迫充當“慰安婦”的事情每天都在發生。


不幸的是,在這場模擬中,我被選中了。進入隔間,使用過的避孕套散落在地。


圖片來自Crossroads Foudation


士兵在我的身邊不斷地挑逗、觸碰,即使是模擬,我也本能地想要逃避、抗拒。


其實,在這之前,作為那個沒有受過教育的婦女Nisaa Karam,我被告知在受到羞辱、遭遇危機時說幾個簡單的詞匯:don’t touch、help 和stop。


圖片來自Crossroads Foudation


三個單詞,成為難民營中“偷生者”僅有的保護膜。


然而,真正被“侵犯”時我卻選擇了沉默,我滿腦子都是那個因為反抗被“處決”的男生,我不敢想象說“不”的后果。


幸好這只是體驗,士兵們并沒有做什么過激的舉動。可是真正的難民呢?我不愿細想。



我們習以為常的讀書、旅行,對于她們來說只是奢求。


在難民營生活的她們,只有一個渴望——活下去。為了活下去,可以犧牲肉體,可以放棄尊嚴,可以在拗不過的命運巨輪面前彎腰匍匐、五體投地。


圖片來自Crossroads Foudation


而我們,沒有半點權利和資格,去嘲笑他們。


失去祖國,失去家園的人們,沒有什么公正可言,為了活下去,很多時刻會突破人類的極限。


40分鐘

只有16%程度難民營生活


40分鐘,我只體驗真正難民生活的16%。而經歷戰爭的人,他們每人平均有19年都在過這樣的生活。


模擬體驗結束后,負責人問我們,“在過程中有沒有想過找自己的家人?”



或許是虛構的身份并不能給予真實的情感,或許是恐懼占據了整個大腦,作為“已婚婦女”的我,從沒有想過我的“丈夫”和“孩子”在哪里。


并且,我選擇了“出賣”自己的身體。


而這些,是很多難民的日常。

 

有句俗語說:“只有真正地經歷過,你才知道什么是真實的。 ”


如果把13分鐘算作一天,這40分鐘是我人生至今最漫長、最恐懼的“三天”。


不是每個人都能體會難民的艱難,即使我經歷了模擬體驗,能體會到的,也不過是萬分之一。



圖片來自theguardian.com


希望這個世界少一點戰爭。


希望每個人都不用背井離鄉、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關閉

站長推薦上一條 /3 下一條

QQ|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揚州溫馨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 蘇ICP備18048326號-1 )

GMT+8, 2019-8-26 02:46 , Processed in 0.04687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香港六个彩特码资料 湖南快乐十分计划软件下载 极速pk10官网下载 飞艇六码三期全天不挂 大乐透中奖规则表 pk10走势图讲解 福建时时事件 3d试机号绕胆 七星彩专家杀号最准确 澳门赌城手机投注平台 资金盘提现困难